主页 > 交互 >

北京东方斯科拉中药材价格持续上涨 明星药品纷


邢云/摄 彭春霞/制图 

证券时报记者 陈丽湘 邢云

A股中药板块持续火爆,中证中药指数自2021年11月份以来的累计涨幅高达30%以上,板块中超九成股票实现上涨,陇神戎发、龙津药业、精华制药3只股票更是实现翻倍。1月6日,A股走势疲软,午后中药板块率先发起冲锋,全天Wind中药指数报涨3.93%,红日药业、青海春天、神奇制药等个股涨停。

为了探究本轮市场的上涨动因和可持续性,证券时报记者走访了线下中医馆、采访了多位业内人士。发现中药材持续涨价潮还未全面传导至消费终端,后续成药市场或许有提价预期。

中药材涨价明显

中药原材料由于受气候、疫情、人工、物流、监管等多重因素的综合影响,近两年价格持续增长,尤其是具备稀缺性的野生药材,涨幅更是惊人。

中药材天地网数据显示,中药材年底需求旺盛,中药材综合指数(综合200指数)自2021年8月至12月连涨四个月,全年涨幅达9%,超过2020年涨幅的5%。年底槐花、甘草、附子、香附、紫菀、天花粉等品种涨价明显。

药材价格与质量跟产地有莫大的关联,不同产地的药材价格千差万别。以东北为例,2021年大部分药材都涨价明显,不过也有出现下跌的品种。全年涨幅最高的是辽宁关黄柏,年底价格高达45元/公斤,比年初时的22元/公斤高出不止一倍。一路上涨的行情之下,辽宁铁岭一带的关黄柏还一货难求。

野生品种去年涨幅也明显,中药材天地网野生99指数2021年涨幅达11%。其中,薄荷在一年内的涨幅更是接近40%,白薇、半夏、白鲜皮、金樱子等品种也涨超20%。

以金樱子为例,自2021年8月份开始采摘以来,涨价贯穿了整个采收过程。金樱子以野生为主,大部分生货被酒厂收购用于保健酒生产。2021年底的金樱子现产区生货价在每公斤12-13元之间,高出上年同期约30%,干货中后期货价也达26元/公斤的历史高位。

据分析,金樱子的涨价主要受产地天气原因的影响,2020年底的霜冻造成江西等地的金樱子树受冻,2021年金樱子花期时又遭遇湖北等地雨水多的影响,导致到年底收获期时全国金樱子产量锐减。再加上酒厂需求旺盛,金樱子供不应求的局面越发紧张。

不过,近些年随着技术的进步,野生药材转向家种的品种越来越多,药材市场价格受家种面积的影响越发明显。中药材普涨行情吸引之下,农户加大种植面积,市场供应提高,部分药材的涨价趋势已经按下暂停键。

以党参为例,安徽宣城是全国党参的集中供货地之一,目前产地货源充足,价格已经企稳;甘肃定西也是党参的高产地,近期随着产新大面积上市,价格也结束上涨趋势。据统计,目前产地党参小条货交易价在每公斤40-42元之间,中条货交易价在47-50元之间不等,大条货交易价在60-70元之间不等。

尚未全面传导至终端

中药由于药食同源等因素,具备药用和消费的双重属性,原材料的涨价会通过提高终端成药的方式将成本转移给消费者。但从记者调研的结果来看,目前中药材的普涨并未全面传导至终端消费市场。

1月5日下午,证券时报记者来到九芝堂旗下主打中医中药的国医馆。触目所及,古色古香的馆内进出多为白发老人。在记者观察的10分钟内,就有5位老人按方抓药。一位中年人喊着:“看看铁皮石斛”。

中药材价格集体狂飙,会否促动中药消费终端连锁反应,普遍提价?“并没有,”国医馆工作人员告诉证券时报记者,2022年开年,虽然有党参、白芍、川芎十几味中药供货价提升10%-25%,但终端散装药材提价范围和幅度并不大。

以中药材中涨幅较大的党参为例,党参二等片此前价格为0.13元/克,现在提价至0.15元/克,涨幅约为15%,而且,其它等级党参并未提价。同时,其它提价的散装药材品种幅度均在5%-10%。另外,因为在一副药中,实际需求某一味中药材用量较少,这部分涨幅在消费者付账时并不“显山露水”。

馆内三位正在购买中药的老人均告诉记者,“没有感觉散装中药价格涨了很多”。上述国医馆工作人员同时表示,也可能中药材涨价传到至散装中药比较滞后,之后或许还有提价动作。

随后记者走访了两家连锁药店,与九芝堂国药馆的情况基本一致,散装药材零售价格波动不大。

提价多为明星药品

随着原材料涨价,部分头部药企发出了药品涨价通知。但相比千余种原材料普涨行情,目前宣布涨价的成药品种并不多,整体上成药市场的平均涨价幅度远不及原材料的涨幅。且记者发现,已宣布涨价的品种多为明星药品,涨价幅度多在10%-20%之间,后续或有更多药品宣布涨价。

上市药企中,最先提价的是同仁堂,安宫牛黄丸2021年12月初价格提升至860元/盒,涨幅接近10%,带动同仁堂股价迭创新高。当时一位业内人士还对记者惊呼“感觉这些老字号的中药要变成奢侈品了”。

不久后,华润三九在互动平台表示,由于近年来整体成本不断上涨等原因,公司安宫牛黄丸出厂价今年有所提升。太极集团也在互动平台表示,因主要原料、辅材、能源等成本持续上涨,为缓解成本上升压力,近期已对藿香正气口服液的出厂价进行调整,平均上调幅度为12%。

那么,消费属性更强的中成药,会在同仁堂、华润三九等公司的提价示范下迎来涨价潮吗?

九芝堂已经“跟涨”。记者从九芝堂获悉,公司1月1日向客户正式下发调价通知,将旗下包括安宫牛黄丸、六味地黄丸、逍遥丸等在内的21个品规中成药供货价或建议零售价上调,调价幅度在6%-30%不等,其中安宫牛黄丸三个品规的涨价幅度在12%-25%之间,公司OTC产品营收占比最大的六味地黄丸涨价10%。

方盛制药相关负责人也表示,考虑到下游和终端的压力,公司对部分中成药品种进行了小幅度的提价。

不过,一位匿名药品流通人士认为,中成药全面提价的可能性并不大,“一方面,进入集采的中成药已经没有提价空间;另一方面,大部分中药厂家并不具备提价能力。”该人士获得的终端数据显示,最近提价中成药多为品牌药企的明星品种,约占中成药总品类的10%。

值得关注的是,多家药品销售终端的中药销售数据并未因为中药材价格暴涨出现“异动”,“量价齐升的中成药销售局面暂未出现。”

九芝堂董秘韩辰骁的观点是,中药材具有周期性,本次涨价受种植面积、极端天气、下游需求拉动、国家提高药材标准导致供给减少等原因的共同影响,“预计涨价仍将持续一段时间,后期药材价格可能会出现分化,部分需求旺盛而供给无法在短期内快速提升的药材预计仍会继续涨价。”

“对中药企业的影响主要为提高药品的生产成本。”韩辰骁表示,针对中药材价格大幅上涨,九芝堂采取加强对原材料价格的监测与研判,灵活控制采购与库存,降本增效,降低生产成本,适当调整药品价格,加强产品销售等措施进行应对。

×

更多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