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分析 >

那不勒斯佛罗伦萨创世伙伴资本创始合伙人周炜

2021年,国内创投市场似乎充满着“拐点”。一方面政策环境变化,令不少曾经被创投机构广泛看好的赛道正失去原先的高成长潜力,另一方面美国对中概股加强监管,正令原先的“两头在外”创投模式失去增长空间,很多创投机构预计美元基金或将迎来增长“拐点”。

创世伙伴CCV创始合伙人周炜对此表示,去年他最大的感受,第一个词同样是“拐点”。

“这个拐点,不仅仅是投资方向,创业方向也存在着拐点。”他指出。首先,2016-2020年很多机构预测中国创投市场将迎来大浪淘沙,但事实上并没有发生,但从去年起,创投行业大浪淘沙阶段已经来临了。其次,创投机构的投资逻辑也出现了拐点,2000-2010年期间,很多国内创业者一直在模仿美国模式,2010-2015年中国创业公司开始有自己的战略创新,2015-2020年越来越多中国创业公司开启了技术创新,但从2020年后,中国创业公司还将如何创新,又是一个创投机构需要思考的问题。

“2017年我离开KPCB创建CCV,一个重要原因是希望帮助中国企业产生新的创新。因为我们看到越来越多中国创业企业从诞生起,不仅仅要成为国内伟大企业,还要打造世界级企业,这就是一个新的拐点,值得创投机构去扶持。”他直言。这也给创投机构带来新的挑战,如何拓宽创投机构自己的视野,如何帮助中国创业企业不但立足国内,更能在全球市场大展身手,都是创投机构需要提升的能力。

周炜还表示,创投行业的另一个拐点,来自美元基金与人民币基金的此消彼长。国内创投市场发展初期,主要是美元基金主导,但随着国际政策环境的变化,未来美元基金的出资可能会出现一个较快的收缩。相比而言,未来10年中国企业的创业创新资金扶持,将从以往依赖境外资本,转向以境内人民币资本主导。

“这需要创投机构重新思考一个问题,如何与各类人民币引导基金开展沟通,共同创造一个新的资金生态环境。毕竟,受益欧美相对完善的股权投资市场环境,美元基金的资金生态环境是相对成熟的,而人民币基金的资金生态环境需要众多创投机构共同磋商建设,让他变得更加成熟、有序、良好发展。”他坦言。但毫无疑问的是,未来10年,人民币基金将占据主导地位,美元基金则处于次要位置。

“近期,我跟美元基金LP(出资人)做了一个年底系列的视频会议,他们都担心互联网模式在中国是不是进入了尾声,因为中国国家相关部门似乎不支持模式型平台型公司,未来中国的大公司到底来自哪里。我就告诉他们一句话,你过去看到的互联网时代,中国每家平台企业都盯着国内市场开展竞争,Tik Tok出境发展仅仅是偶然事件,但在当前,我们在中国投资的大量硬科技公司,比如机器人公司、AI公司、自动驾驶公司、科技医疗公司,都将目标设定在打造世界级企业。”周炜表示,他还给这些美元基金LP描述了一个场景,即1990-2000年民众看科幻电影,里面出现的机器人,各种面向未来的先进机械设备都标注日文,因为在那个年代,很多人默认日本会在高科技领域领跑全球。到了2000-2010年,这类科幻电影里的先进科技设备标注的都是韩文,很多就认为韩国未来在高科技领域领跑全球,但从2010年起,越来越多科幻电影里的高科技设备都标注中文,中国会不会像日本、韩国般每隔10年被替换?

“我告诉这些美元基金 LP,不会,中国在高科技方面一定会领跑全球50年,甚至更长。因为中国的深度不是任何一个国家可以比较的。”他强调说,目前CCV有一个梦想,就是未来会在全球任何一个港口码头、工厂,养老院等领域机器人设备上,都能看到“中文”,看到他们所投资的中国硬科技企业。

“我告诉美元基金LP,未来中国会出现上百家机器人研发企业,在各个应用领域领跑全球,因此我们会重点投资智能化、数字化、全球化的中国创业公司。”他指出。对老一代创投人而言,这需要他们扭转观点,调整投资技能,重新塑造新的团队适应这种新的变化趋势,但这背后,是未来20年的创业投资机会,将远远大于以往。

×

更多热门文章